筱语白

一个无聊的废人
破画画的
墙头多,慎fo,谢
--------------------------------------------------------------------------------------------------------------
近主凹凸
主食瑞金、雷安雷,其他杂食
瑞金不拆逆
嘉瑞嘉勉强接受,不会主动产
安艾天雷!!!!!!!绝对不吃!!!!!!!

控制

-纨绔--:

控制
1.
那一天,中原中也体会到了被东北话统治的恐惧。
2.
“中也,我回来了!”
一如往常的,太宰治出差回家,一边换鞋一边朝斜靠着沙发一边喝果汁一边处理公务的中原中也打招呼。
太宰治被侦探社的社长派去东北陪着乱步工作了两个月,其实以乱步的实力,去两天可能都是算上路程的,但这次生生地拖了两个月才返回横滨。
“不看一场东北的鹅毛大雪,不参观一下冰雕,不感受一下零下三十度,怎们算到东北出差过呢!”
乱步老神在在地说:“而且太宰君,难道你不想尝试一下在室外吃糖葫芦被从内到外被冻死这种自杀方式么?绝无仅有的体验哦!”
太宰,动心百分百!
“怎么这次这么久?是不是青花鱼被大雪冻坏了脑袋?”
中原中也头也没抬地例行嘲讽。
“说啥呢中也,我咋地你还不知道么!”
知道啊……
等等……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中原中也眨眨眼睛。
“咋滴啦,我搁外头几天瞅不着我想我了?”
中原中也懵逼x1
“你咋不说话,干啥玩意呢?”
中原中也懵逼x2
太宰治也很奇怪,他刚进屋的时候中原中也还很正常,一如既往地先刷一波嘲讽,他也一如既往地嘲讽回防,差就差在嘲讽回防上了。
咋还嘲讽才刷了一波就把中也刷成石像了呢,一老盯着他看,都给他看的毛愣整光的。
纵使太宰治智商一百八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好小心翼翼的问:“你瞅啥?”
……瞅你咋地!
中原中也身体先于意识抓着太宰治一顿胖揍。太宰治猝不及防被抓个正着,在太宰的哀嚎声里中原中也才回过神,怎么突然就揍太宰治了呢?好像他没(来得及)干什么让自己生气的事来着?
嗨,算了。
不如揍宰,想事情不如揍宰。
啊,这才是家的味道啊!太宰治在鼻青脸肿中热泪盈眶,横滨,我到地方了!
3.
如果让中原中也评选世界魔性事物之榜首,中原中也一定会把'东北话'列在第一位永不动摇!
真是……太魔性了!
早上:
“中也,你把牙膏整哪去了?”
“……啥叫整……”
“就是搁!搁哪了!咋还不明白!牙膏呢!”
“……洗手台左侧第二个抽屉……”
中午:
“中也!中午整个蟹肉罐头咋样!”
“……啥叫整……”
“这都不知道!蛞蝓头都让人给整完犊子了!整就是吃!”
“……吃……”
晚上:
“中也!”太宰治一脸悲愤“厕所坏了!这可咋整啊!”
……中原中也忍住恶心……
中原中也忍不住恶心了!
中原中也暴起了!
中原中也揍宰了!
“整整整我让你整!厕所还整!你他妈恶不恶心啊啊啊啊啊!”
“中也你整错了啊啊啊啊啊”太宰治鬼哭狼嚎四处乱窜“这个整跟中午那个整不是一个整啊早就说了你这完蛋玩意儿多读点书你说你这智商可咋整好啊!”
“可以,太宰治”中原中也冷笑着,手指噼里叭啦一阵响“自杀你这辈子就别想了,你今天,死于他杀!”
4.
太宰治当然没死成。
中原中也不得不再次沐浴在东北话的海洋里。
天气晴朗,横滨一派祥和,港口黑手党运。枪的运。枪,贩。毒的贩。毒,十分和谐。中原中也也心情大好,好到太宰治打电话说想要约会也(彼此相互臭骂了一个小时之后)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事实证明,黑手党和前黑手党的约会也跟其它鱼唇的凡人没有区别,同样是简单粗暴地看(恐怖)电影,逛(被包场的)游乐园,去电玩城打(把所有人都干翻了的)游戏,最后在老板喜(tong)极(ku)而(shi)泣(sheng)中心满意足的走出去。
这一天直到这时候都还可以算是愉快,毕竟俩人这一天的是因不是啊啊啊啊啊就是哈哈哈哈哈,中原中也几乎把困扰了他两天的口音事物抛在脑后。等到俩人要一起回家时,太宰治突然拽了拽自己的头发。
“中也,先陪我去理发店吧。”
“要去自己去。”
“不行,我自己不会跟店员说我想绞个啥样的头发帘儿!”
……鬼知道什么叫绞个头发帘儿!
“而且!”太宰治恍然不觉中原中也抽搐的脸“咱家那地方儿见天儿的施工,整的吱哇的,晚上也太吵(chāo)吵(chao),回去就稍儿买俩耳塞。”
…… 中原·槽点太多一时不知道从哪吐起好·中也
“当然了”太宰治的语气突然变得低沉,俯身凑近中原中也的耳边,呼出的气体打在他的脸侧,留下暧昧的红痕“昨天后晌扒蒜小妹儿老猛了,今天上炕都没家伙事儿了,得去买了♪”
中原中也脸上一瞬间一片空白,寒风吹过,他瞬间觉得自己身穿红绿花袄两手互相插在袖子里蹲在马路牙子上跟太宰治唠嗑……
这画面也太他妈美了!
中原中也一边揍宰一边咬牙切齿,是时候让太宰治这王八羔子磕马路牙子上把跛棱盖磕秃噜皮了!
去你妹的扒蒜小妹儿啊!
老子是扒蒜小弟!
5.
其实中原中也也不是嫌弃东北话,关键是,在做爱做的事情的时候听见“诶呀妈呀贼拉爽”
纵然是以进退得体绅士风度著称的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也没办法做到客气地硬一下啊!
6.
日子一天天过去,太宰治的东北话不仅没有痊愈,还因为总跟乱步在一起而愈发严重,甚至到了整个武装侦探社的画风都为之一新!
“社长,最近人口失踪老鼻子了,整不好就地出大事儿!”国木田一脸严肃。
“那边那个!过来让老娘霍霍一下!”与谢野笑眯眯的拿着手术刀。
“太宰前辈!芥川跟我急眼了!说我磨磨唧唧!他是不是膈应我了!”敦哭晕在太宰旁边。
“哥你瞅人家是不是老美了!”
“那可呗,我老妹儿贼带劲儿!”
福泽谕吉两手撑额,深深地叹气。
这可咋整!
6.
相比之下,黑手党总部要和谐的多。
“当当当”部下敲了三下门,得到了应答后开门进去“中原前辈,这是下一季度的策划表。”
“好的”中原中也盯着电脑头也不抬道“放那疙瘩吧。”
部下:“……”
奇怪部下交了报告还没走,中原中也抬起头,疑惑地问:“你瞅啥?”
中原大人我错了!!!
7.
森鸥外买了两张去台北的票,殷切的嘱咐中原中也,万万要带太宰治一同前去,横滨的未来就在你们手上了。
8.
两个月后,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归来。
森鸥外同时收到了台北分部的电话。
“boss!您委派的中原大人对我部改造贼拉好!请问啥时候正式改名东北分部?”
9.
那一天森鸥外回想起了被东北话统治的恐怖。

评论
热度(121)
  1. 筱语白-纨绔-- 转载了此文字
    妈吔~~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没有笑的这么爽了哈哈哈哈

© 筱语白 | Powered by LOFTER